西方总统选举:黑客与假新闻扮演了什么角色?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西方总统选举:黑客与假新闻扮演了什么角色?

华章计算机 2017-07-03 09:59:00 浏览899
展开阅读全文

前经济部部长、“前进”运动(法国中间派政党)候选人埃马纽埃尔 马克龙在2017年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得超过65%的选票,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而在投票前两天,有黑客公开了马克龙竞选团队的内部资料,这是继美国大选之后又一次黑客干预总统选举的事件。

相继上演“邮件门”

(一)马克龙竞选团队相关资料泄露

据英国《卫报》5月6日报道,5日晚间,一位名为EMLEAKS的用户将约9G大小的马克龙竞选团队内部邮件和文件上传至共享网站Pastebin,任何网民都可以通过种子文件下载。当晚,马克龙所在的“前进”运动发表声明,确认自己团队遭到“大规模、协同性的黑客攻击”。声明称,网上公布的文件是几周前从该组织成员的工作和个人账户中窃取的“邮件、会计资料、合同等各类资料”。声明还强调,“很多假文件”被掺进了失窃文件中。

法国Numerama新闻网站对曝光文件进行初步分析发现,大部分文件都“很日常,包括备忘录、账单、数额不大的贷款、餐馆预定单、个人通讯之类”。其中一些文件与马克龙本人并没有关系。据路透社报道,这批文件最早是由网络论坛4Chan的用户发出来的。而最近几个月,这个论坛的用户一直在对马克龙发动攻击。

(二)希拉里“邮件门”事态升级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希拉里 克林顿“邮件门”升级直接导致FBI重启对该事件的调查。助推事件持续升级的推手不仅有黑客的攻击,也包含维基解密网站提供的“内幕”。

“邮件门”第一次浮出水面是在2015年3月2日,《纽约时报》披露希拉里担任国务卿4年间,违规使用私人电子邮箱处理公务和私事,泄露国家机密。希拉里对此的解释是使用私人邮箱只是“图个方便”,同时删除3万多封所谓的私人邮件,将另外3万多封公务邮件提交审查。随后FBI介入调查,但因没有查出违法证据向司法部建议不起诉希拉里。

据《每日邮报》2016年12月14日的报道,此次“邮件门”的升级源于希拉里手下工作人员的一次“笔误”,误将一封非法邮件不小心拼成了合法邮件,从而将希拉里团队竞选主席约翰 波德斯塔近十年来的6000余封邮件送给了黑客。

有媒体报道,2016年7月22日、7月27日、10月7日,维基解密三次爆料公开“重大内幕”,内容涉及民主党高层排挤民主党竞选人伯尼 桑德斯以及一些中东国家资助IS等相关事件。

2016年10月26日,黑客曝光了此前被希拉里刻意删除的3万封邮件。10月28日,FBI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10月31日,FBI局长被指责违反干预大选的法律规定;11月6日,FBI建议不起诉希拉里,“维持原判”。虽然无法断言“邮件门”的持续发酵成为击碎希拉里“总统梦”的关键因素,但是“邮件门”成为美国媒体追逐的焦点,重要议题的讨论被掩盖,成为其竞选路上的“拦路虎”。

“邮件门”阴影下的美法舆论差异

同样是在大选期间受到黑客攻击,相关不利于选情的资料遭到泄露,但法国和美国的舆论场生态,却呈现了两种不同的局面。

希拉里“邮件门”的持续升级,媒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事件发生前,美国精英阶层代表、《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罕见地出现“一边倒”的情况,旗帜鲜明地支持希拉里。CNN更是在首页用《投票给特朗普就是投票给仇恨》的标题来号召不要投票给特朗普。随着“邮件门”内容的不断曝光,希拉里可能“操控媒体、导演游行、党内斗争”等一系列颠覆选举人形象的负面消息扑面而来。而FBI对其调查的重启则直接将“希拉里可能违法”的认知扩散到舆论场中,加大对选情的影响。

与希拉里“邮件门”的发生时间不同,这次马克龙被“黑”的时间点很微妙,在举行投票的前两日黑客将资料上传至互联网。根据法国法律规定,候选人在投票前两天不能在公开场合发表讲话,政府官员也不能发表任何可能影响投票的言论,也就是选举前48小时为“沉默期”。因此不论这些被曝光的文件有什么内容,马克龙本人不能对任何指控作出回应。

法国竞选活动在即将停止之时,大量内部文件被公开于互联网,但此时作为竞选人只能保持沉默。之后,马克龙竞选团队被“黑”迅速成为网络热门话题,在推特和脸书上被大量转发。

在舆情应对方面,观察法国总统选举,也许是有了美国这个前车之鉴,法国当局展示了强硬的态度。5月5日晚间,马克龙所在“前进”运动就发表声明对此进行了强烈的谴责,称黑客将真实文件和虚假文件混杂发布,目的就是为了破坏马克龙选情,扰乱选民视听。5月6日,法国总统选举监督机构在得知马克龙团队内部文件被泄露以及其团队所称遭黑客攻击一事后,召开紧急会议,随后警告法国媒体以及公民不得对曝光文件进行二次发布,任何转发这些文件内容的行为“都可能构成犯罪”。《世界报》作为法国全国性大报,更是发表声明称,不会在投票前报道任何有关泄露邮件的信息。种种举措都在最大程度上降低黑客攻击对总统选举的干扰。

透过总统选举看舆论生态变化

此次法国版“邮件门”没有严重影响总统选举,有多方面的原因。

从泄露文件内容上看,多是邮件、会计资料、合同等各类日常材料,并且一部分文件与马克龙本身并没有关系,之所以随后被炒成热门话题,与“#MacronLeaks”的标签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至于其中混淆的虚假文件,“前进”运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第二天法国总统选举监督机构也直接回应,警告媒体以及公民不得进行二次发布。

与美国媒体大肆报道不同,法国媒体在此次事件后集体拒绝刊登相关内容。从法国舆论生态来看,此次危机未对选举造成重大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民调反映民意也影响民意?

特朗普总统选举获胜后,不少人反思,美国媒体和民调为何错得如此离谱?然而,马克龙自参选以来就得到了多家媒体的全力支持。如澎湃新闻文章提到,从今年1月起,所有的民意调查就都认定,马克龙将进入第二轮。究竟是民调反映了投票意向呢,还是民调引导了投票意向?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虽然有分析认为,法国选民向来都有一种“从众”“崇胜”的心理,加之美国大选的“黑天鹅”事件,人们误以为法国选民的“从众”心理会让位于“逆反”心态,不过这显然是错误估计了法国选民的“独立精神”。

马克龙的胜出优势很明显:年轻英俊、婚姻经历能拉好感,尤其重要的是他脱离了饱受诟病的社会党而独立参选,与传统政治人物划清了界限,树立了新一代政治家的形象。

(二)对付假新闻 媒体设立“消毒”专区

美国总统选举中,各大传统媒体对社交媒体上假新闻泛滥的讨伐声就从未止息,甚至有声音认为假新闻影响了选民判断,成了特朗普获胜的“帮凶”。前总统奥巴马也公开谴责假新闻威胁民主政治进程。

总统大选期间假新闻的来源,通常包括特定利益团体或激进分子的博客和社交账号,容易加深读者对候选人的偏见,从而影响选民决定。据称,法国总统选举期间,脸书就删除了3万个在法国专门散播假消息的账号,候选人梅朗雄、菲永等人的竞选网站也有“消毒”专区。但假新闻数量庞大,一一澄清不合实际,因此《世界报》尝试推出名为“Decodex”的新闻核查平台,网民只须输入网站名称,“Decodex”会说明所查询网站是否可信。

此外,近40家法国媒体推出“CrossCheck”平台,厘清网络上流传的与选举有关的错假消息、评论、图片和影片,并且随时更新。

(三)欧美主流媒体影响力衰退 传媒公信力再受考验

法国大选期间,法国传媒立场各异,曾为法国共产党机关报的《人道报》支持极左候选人梅朗雄,传统左翼报章《解放报》拥护社会党代表阿蒙,中间偏左路线的《世界报》偏向马克龙、阿蒙与梅朗雄。较保守的《费加罗报》拥护共和党代表菲永,《现实价值》拥护既有候选人勒庞。

据香港媒体报道,虽然法媒的做法很民主,但有巴黎的新闻从业者表示,报道过于简化,候选人曝光机会严重失衡,令人联想传媒只为“精英”发声。此外,法国不少选民谈到愈来愈不相信法国传媒,亦有记者认为,传媒失去公信力,源于盲目支持既有的政治立场,政客凭借与一些媒体的友好关系,操弄舆论。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华章计算机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