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哪些数据存储供应商身陷“围城”?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2016年哪些数据存储供应商身陷“围城”?

行者武松 2017-07-04 11:08:00 浏览696
展开阅读全文

2016年,随着全球网络存储销售额下降,云蚕食本地市场,公众市场尚未分明,对于整个行业都是一个未知的年份。可如果说,2015年是并购与竞争最为契合的一年,那么2016年必然是一些大型厂商们急于解决遗留问题——合并与竞争压力关键性的一年。

image

合并与拆分——EMC/Dell,Veritas,HPE

EMC与Dell身处存储世界的中心走向它们的670亿美元合并之路。由于该交易要到今年后期才能结束,这一年其用户,竞争厂商和Dell,EMC员工会花上大部分时间琢磨合并的公司到底是什么样子。没人能确定产品的去留,在交易关闭之前和之后,每一点消息出来都会密切关注其更长远的走向,而以往,这种大型合并之前的不确定性会减缓这些公司的销售。这一年极有可能会给竞争厂商可乘之机。

据悉,Michael Dell计划出席今年5月2日-5日的EMC全球大会并进行主题演讲,是否说明他对于Dell的EMC收购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存储世界对赛门铁克分拆备份和存储管理产品到一个全新的Veritas反应良好。Veritas自身也能够专注存储而不是仅充当一家更大型安全公司的一部分。但去年8月份以80亿美元收购Veritas 的Carlyle Group对于存储算是新手上路,自去年10月份起,Veritas一直作为一家来自赛门铁克的独立公司运营,Carlyle交易预计在本月结束。由于Carlyle并无存储方面业绩记录,2016年,在我们熟悉其对Veritas的长远规划之前,可能会花费大把的时间。

存储将会比惠普(HPE)未拆分前发挥更大作用。惠普CEO Meg Whitman对于3PAR阵列平台充满自信。现在惠普已经证实该阵列平台能将足够强大的存储技术放到3PAR上,利用EMC-Dell不确定性,逆转惠普存储营收下降的局势。

IBM,NetApp,CommVault——走低的大数据存储供应商

IBM的存储业务多年来一直呈“自由落体”,而2016年是大蓝扳回局势的一次机会。随着全闪存阵列需求急速增长,相对于磁盘市场,IBM在闪存市场做得更好。然后就是Dell收购之前预计EMC销售会有暂停,为IBM提供了一个U形弯道。

NetApp经历了一个动荡的2015年,在连续7个惨淡销售季之后,去年CEO从Tom Georgens变成了George Kurian。NetApp由于缺乏纯全闪存阵列受创,用户抵制从Data ONTAP操作系统转换到集群Data ONTAP版本。Kurian在去年12月份走了第一步大棋,8.7亿美元收购全闪存初创公司SolidFire。进入2016年,NetApp主要专注于围绕混合云的实施,不过它并非独一无二。

备份供应商Commvault被认为是多年来如EMC和赛门铁克等巨头的威胁,而且还在不断升级中,营收年同比稳定在两位数增长。这个增长率在2014年中期暂停,然后在2015年它的营收出现整体下降。Commvault在发现自身能够通过降价来与大型数据存储厂商和较小厂商如Veeam和Actifio竞争之后,转向做较为便宜和复杂的软件。其在最新版本发布摘掉了Simpana的牌子,2016年预计会发布Commvault数据平台。

站在十字路口的Nimble和Pure

2013年后期Nimble Storage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之后曾经运转良好知道2015年第三季度营收低于预计营收。由于其推迟利润率的目标期限,一夜间,Nimble的股票价格掉了一半。Nimble因为没有全闪存阵列也受到了打击,因此正在积极转舵,摆正方向。

全闪存供应商Pure Storage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在第一季度就展现了其彪悍的营收增长率,在全闪存市场占有率上跟EMC ,IBM跻身前三。但Pure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持续烧钱(最近一个季度达到2810万美元),而且预计2018年之前不会盈利。

Kaminario,最后的闪存初创公司

几年前业内充斥着纯全闪存初创公司,不过过去了,Violin Memory和Pure Storage上市,XtremIO,Texas Memory Systems,SolidFire,Whiptail和Skyera被收购,Nimbus人间蒸发。留下Kaminario作为唯一的全闪存私有厂商走进2016。Kaminario可能成为一个诱人的收购目标,或者如果它无法在闪存市场显著提高,只得走向绝境。日前该公司已经开始积极活动。

Violin,FalconStor,X-IO最后的机会?

Violin曾帮助建立了闪存存储市场,如今却挣扎于惨淡的销售额,2015年最后一个季度其产品营收达到630万美元,已经聘请银行家寻求战略可选方案,可能会被收购或找到“金主”合作伙伴来求存。

FalconStor几年前自销失败,现在正在尝试围绕FreeStor数据保护和存储管理平台恢复生机。FalconStor一直在争取OEM合作伙伴,但为了长远发展,2016年它还需要一个显著地营收提升来刺激感官。

在2015年,X-IO任命Bill Miller为CEO并改变了战略。但这算不上真正的新闻——该公司在4年内已经有了3为CEO,20年历史生涯中就有10位CEO。值得注意的是其将自身ISE块堆栈到一个称作Iglu的完整SAN平台这一方向性变化。去年七月发布Iglu Blaze向上扩展型系统,本来预计2015年还有一款Iglu Inferno,不过没出来。Iglu也可能成为X-IO最后的一次机会。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行者武松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