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鑫会引发新一轮光伏洗牌吗?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协鑫会引发新一轮光伏洗牌吗?

晚来风急 2017-07-03 11:13:00 浏览1020
展开阅读全文

作为中国最有名的光伏企业之一,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协鑫”)在8月下旬的一系列动作可能引发全行业低价竞争。在2012年那场令中国光伏产业元气大伤的低价大战中,尚德等大牌企业折戟沉沙。

8月28日,协鑫旗下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保利协鑫”)发布公告,称与美国光伏企业SunEdison签署协议,拟以1.5亿美元收购该公司和其附属企业的相关资产。

更为重要的是时隔一天后,同为协鑫旗下的协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协鑫新能源”)以每千瓦时0.61元的低申报电价,登上了阳泉的“光伏领跑者计划”项目推荐企业名单。

中国光伏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对记者表示,通以历史低价竞得下游电站上网电价的举动,加速了光伏平价上网的速度,或因此引发光伏行业新一轮洗牌。

提升上游话语权

在收购SunEdison之前,保利协鑫已是全球最大的多晶硅和太阳能硅片生产商,其多晶硅产量占国内总量近一半、硅片产量占全球三分之一。2016年上半年,保利协鑫营收131.59亿元,利润13.89亿元,净利润是中石油同期的2.6倍。除了光鲜的业绩,它最惹眼的还有高达32.9%的毛利率,并因此被业内称为“硅王”。

即将被保利协鑫收购的SunEdison始创于1959年,号称光伏行业硅材料的鼻祖。虽然经营陷入困境,但是公司的品牌和技术成为众多光伏企业争夺的目标。此前,国内隆基股份、晋能集团都对其资产或技术进行过并购尝试。

通过收购SunEdison,协鑫将得到领先的第五代CCZ拉晶技术、硅烷流化床颗粒硅技术等,以及SunEdison公司和三星精密化学在韩国合资公司SMP的663万普通股,进而促进其对光伏上游原料的掌控。

业内人士表示,本次收购对下游光伏组件企业并不是好事——可能导致原料成本上升,竞争力降低。

目前,中国光伏组件企业除了采购保利协鑫在内的国内少数几家企业的原材料外,就是依靠进口欧美及韩国原料。海关统计显示,中国大陆今年7月太阳能级多晶硅进口量达到12082吨。

保利协鑫等国内上游企业与外国原材料企业之间的斗争由来已久,此类跨境并购势必使下游企业发展更加受制于原材料供应方。

新一轮价格战揭幕?

部分业内人士更为关心的是,协鑫新能源开出的超低申报电价给行业所带来的影响。

“光伏领跑者计划”是国家能源局拟从2015年开始实行的光伏扶持专项计划,通过建设先进技术光伏发电示范基地、新技术应用示范工程等方式实施。2016年新一批8个“领跑者”示范基地总规模为5.5吉瓦。其中阳泉市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光伏发电示范基地规划装机量2.2吉瓦,一期1吉瓦在近日率先开始招商。

最终在12家评优推荐企业中,协鑫新能源报出度电最低价每千万时0.61元。而在另一个位于芮城的项目中,协鑫新能源同样报出该项目的最低价0.65元。

按照2016年5月30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完善光伏发电规模管理和实施竞争方式配置项目的指导意见》,上网电价被引入到竞争的因素中,12家被推荐企业电价都低于国家规定的阳泉光伏标杆电价。但协鑫新能源的低价引起行业强烈反应。

2015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根据光照资源优势不同,分别确定了三类地区的标杆电价并于2016年7月1日开始执行。按照资源划分,阳泉、芮城都属于三类地区,执行0.98元/千瓦时的标杆电价。

这意味着,协鑫新能源在阳泉和芮城的报价每千瓦时比标杆电价分别降低了0.37元和0.33元。

国内最大的光伏组件生产商、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钱晶对记者表示,以现有的光伏技术和产业链成熟度,如果“不弃光、补贴按时到位再加上适当的税收和土地支持,0.61元/千瓦时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盈利。”

此次竞争中,协鑫新能源报价比同样较低的三峡新能源低了9分钱。但在大多数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价格并不能盈利——毕竟在实际情况中,补贴滞后、各地弃光限电频发、融资成本居高不下。而且该价格已明显低于全国大部分地区电网销售给工商业和大工业的电价。

如果在阳泉能实现0.61元/千瓦时的价格,在光照资源更好的新疆、甘肃、内蒙古等一二类资源地区,则可降低到0.5元/千瓦时以下。

这意味着已低于所有用户电价,达到了《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的2020年光伏发电与电网销售电价相当的目标。

国资委主管的行业媒体则对此评价说,“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有更低的价格,无论是组件还是电价。”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晚来风急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