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EMC联邦:存储业务该如何处理?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戴尔-EMC联邦:存储业务该如何处理?

青衫无名 2017-07-03 09:32:00 浏览848
展开阅读全文

通过SEC文件中对戴尔-EMC联邦内高管人员的说明,我们基本可以清晰地看到未来存储业务发展趋势。基本上--而且令人意外的是,存储业务将不会发生变动。

着眼于直接向Michael Dell报告的二级高管,我们现在了解到的是:

Michael Dell继续掌控整个联邦体系。

戴尔与EMC合并完成后,Joe Tucci将顺利退休。

EMC II公司责任CEO David Goulden将出任企业系统部门总裁,其下涵盖服务器、存储、网络融合型基础设施以及解决方案,其中:

o EMC II公司的Bill Scannell将出任企业销售事务总裁,负责大型企业(员工数量超过1000名)的市场推广工作。

o Rodney Rogers出任Virtustream公司CEO。

o Amit Yoran出任RSA总裁。

o Rohit Ghai出任企业内容事业部总裁。

o John Swainson出任戴尔软件部门总裁。

o Suresh Vaswani出任戴尔服务部门总裁。

现任戴尔公司PC业务总裁兼副董事长 Clarke将出任运营与客户解决方案总裁兼副董事长,同时负责全球供应链与最终用户计算业务--这部分业务规模较小且主要面向消费级市场。

现任戴尔公司总裁兼负责服务器、存储与网络业务的首席商务官Marius Haas将掌控戴尔公司的商业(中端市场)客户市场推广工作。

Pat Gelsinger担任VMware公司CEO。

Mike Cote担任总裁及SecureWorks公司CEO。

Rob Mee担任Pivotal公司CEO。

Jeremy Burton出任首席市场官。

现任戴尔公司销售负责人Karen Quintos将出任首席客户官,负责领导营收与利润增强项目,确保各客户在不同销售渠道中拥有统一之体验,推动发展战略强化与建立具备利润空间的客户关系,同时领导包括社会责任、创业精神及多元化诉求在内的Corporate Citizenship项目。

Nina Hargus目前为EMC公司CMO,但她未来的去向尚不明确。

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市场推广工作的三位负责人分别为:

面向企业业务的Bill Scannell。

面向商业(中等规模企业)团队的Marius Haas。

负责消费级/小型企业的Jeff Clarke。

这三位高管成员将共同决定戴尔与EMC之客户及员工如何分配至各市场推广部门。

EMC存储业务面临之影响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Marius Haas基本上将完全延续其现有头衔与职责。以此为基础,我们可以初步整理出关于戴尔与EMC联邦的未来存储产品规划思路。

两家企业最为重要的业务部门当属Marius Haas的商业团队以及David Goulden的ESG。在我们看来,EMC II核心技术、新兴技术与融合型平台几大类别下的存储产品事业部将因此继续存在--而且截至目前不会发生任何变动。

核心技术(由Guy Churchward领导)包括VMAX、VNX/VNXe、XtremIO、VPLEX以及Data Domain,再加上归档、备份、复制与其它额外软件方案。新兴技术(由CJ Desai领导)包括DSSD(D5闪存存储产品)、Isilon、大数据设备、ScaleIO以及ViPR。

融合型平台(由Chad Sakac领导)包括VCE及其Vblock、VXRack以及VxRail等融合型基础设施方案,外加企业混合云、云原生应用堆栈以及数据湖解决方案等归属于融合型解决方案部门的项目。

戴尔存储业务面临之影响
我们看到戴尔公司的现有存储产品将由Marius Haas负责管理并面向中端市场发售。这意味着Storage Center FC SAN(即Compellent SC系列)、iSCSI SAN(EqualLogic PS系列与刀片阵列)、PowerVault DAS、Nutanix提供的XC系列HCIA以及Nexenta提供的软件定义存储皆属于此类。

NAS存储则包括运行在SC或者PS系列硬件之上且配合Windows NAS设备的Fluid File System产品。此外,戴尔旗下还拥有DR系列重复数据删除型备份方案。

存储软件则包括Rapid Recovery与NetVault数据保护产品。

还有个不容忽视的大问题。各个存储产品工程技术团队是否会进行合并?从历史角度来看,戴尔公司一直会保持其所收购存储工程技术团队的独立运营,例如Compellent以及EqualLogic。

如果考虑到这些先例,那么我们发现戴尔与EMC双方手中的存储产品会出现交集,例如VNX/VNXe与Compellent/EqualLogic。这种情况也出现在产品组件当中,例如驱动器托架与服务器/控制器设备。这些组件可以相对轻松地进行重新归类,不过产品间的交集却很难弥合。

疆土之争
我们可以预见到各位主管间就不断出现冲突,最明显的例子就是Guy Churchward与Marius Haas将就VNX/VNXe以及Compellent/EqualLogic发生争端。如果这三套环境被视为具备相同底层硬件的存储软件方案,那么硬件工程技术到底该由谁负责控制?

Churchward可能还希望讨论Data Domain重复数据删除型备份设备如何在未来同戴尔的DR系列设备相结合。

Chad Sakac也可能与Haas就VxRack与Nutanix提供之XC系列展开交涉。没人希望戴尔-EMC旗下的各支销售与市场渠道团队彼此竞争以夺取同一批客户--客户们当然也不想要这样的结果。同样的状况亦适用于Churchward的VNX/VNXe阵列同Haas的Compellent与EqualLogic阵列之间。

Sakac也可以强化VxRack以对抗戴尔的DDS 9000融合型超大规模机架系统。

两家企业的高管团队合并工作还面临着漫长的过程,负责相关任务的戴尔公司Rory Read与EMC Howard Elias一定也在为此头痛。同室操戈的状况到底会不会发生?

在我们看来,Michael Dell与Joe Tucci无疑会尽力避免这种事态的出现。

有鉴于此,我们认为双方在整个产品与高管团队合并过程当中都将保持平和的心态与良好的处理进度--但在过渡完成后,内部竞争必将激烈出现。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青衫无名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