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Snapchat CEO埃文:大学没毕业 完全不懂代码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解码Snapchat CEO埃文:大学没毕业 完全不懂代码

沉默术士 2017-07-03 14:17:00 浏览798
展开阅读全文

在埃文·斯皮格(Evan Spiegel)成为我们所知的Snapchat CEO之前,他有很多次都想顺从这个社会。例如2012年6月,斯皮格曾走上斯坦福大学体育馆的临时舞台,领取他实际上并未获得的毕业证书。

当年22岁的斯皮格距离获得产品设计专业的学位还差几个学分。学校假定他最终能完成学业,因此让他参加了毕业典礼。当时,他的朋友们都将毕业,而他的家人也在准备庆祝。如果在这个时候无法毕业,那么可能令人很尴尬。

然而,斯皮格最终仍未能毕业。他表示,现在他的想法是,不应该假装自己能毕业。

去年5月,他对南加州大学商学院研究生们表示:“这提醒我,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去做些蠢事,以免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顺应社会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做法,而我们可能忘记了这种力量有多强。然而对人类来说,重要的是倾听灵魂的声音,让我们走向另一个方向。”

斯皮格不再选择顺从,而他也不必这样做。他运营着,同时也控制着,Snapchat。

Snapchat是许多人讨论的热门话题,无论是投资人、媒体公司、广告主,还是其1.3亿日活跃用户。这些人都在斯皮格的带领之下,并按照他制定的规则去玩游戏。

所有这些都来自于Snapchat的产品,而这款产品与之前所有其他产品都不同。这就是“阅后即焚”的消息服务。用户竖着拍视频、看视频,而不必把手机横过来,因为这就是人们通常使用手机的姿势。发行商和大品牌抢着向Snapchat提供内容,而Snapchat甚至不会给它们的网站导入流量,因为Snapchat并不支持向应用之外的链接。

与了解你所有一切信息的Facebook不同,Snapchat并不要你告诉它关于你的所有一切,也不会在互联网上一直跟踪你,收集你的数据。因此,Snapchat不会像Facebook一样,以高度相关性的广告去瞄准用户。斯皮格认为,这样的服务“令人毛骨悚然”。

所有人都遵守Snapchat的规则也是由于,Snapchat提供了所有人都想要的服务。总统候选人在这里交锋,美国橄榄球大联盟(NFL)和奥斯卡颁奖典礼在这里提供幕后花絮。4年前,Snapchat只是帮助年轻人相互勾搭,而上周,美国总统奥巴马在Snapchat上为医疗改革打气。

这样的文化直接来自于斯皮格。尽管他只有25岁,但与你见过的其他25岁年轻人都有所不同。其中有一些很明显:他拥有法拉利跑车,是持有飞行执照的直升机飞行员,而女朋友则是维多利亚秘密的前超模。

解码Snapchat CEO埃文:大学没毕业 完全不懂代码

还有一些你可能看不到,除非你去了解他的工作。崇拜者表示,斯皮格就像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一样善于开发产品。如果你认为,这是一种夸张,那么可以去问问本文中的消息人士。他们常常把他看作是“新时代的毕加索”。

这并不意味着,你会喜欢与斯皮格闲逛。他很顽固,充满控制欲。他会迅速解雇员工,而这种风格对硅谷科技圈来说很陌生。

尽管同龄人的生活往往打上了Facebook、Instagram和Snapchat等社交网络的烙印,但斯皮格总是试图远离这些社交网络。他对于个人隐私非常重视。他只会向少数人分享自己很少的状态,这样的做法定义了他在Snapchat的角色,以及该公司最根本的文化。

目前来看,所有这一切都运转良好。

开发带情感的产品

斯皮格正在开发的并非下一个Facebook或Twitter。对有些人来说,这点显而易见,但理解这点确实很重要。这是由于,斯皮格注意到,许多人正在寻找除Facebook和Instagram精心制作的内容以外的其他选择。这不是一个社交网站,这是一款集成了大量娱乐元素的通信应用。

斯皮格在2014年初的一场大会上表示:“我们不再需要捕捉‘现实世界’,并在网上将其重现。我们一方面在生活,另一方面也在沟通。”

斯皮格的能力不仅在于提出这样的创新概念,也在于强大的执行力。

Facebook曾有两次试图模仿Snapchat的“阅后即焚”产品,但均没有成功。2012年底,Facebook还曾试图以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斯皮格的公司。Twitter和Instagram则试图模仿Snapchat Stories的模式,但也没有取得成效。

与扎克伯格不同,斯皮格完全不懂代码。他通过自己的远见和设计去发挥影响力,这也再次反映了斯皮格的与众不同之处。他的许多概念都很原始而古怪,在Facebook和谷歌等大公司,这些概念甚至都不会进入测试阶段。

例如当你打开Snapchat应用时,手机摄像头会自动开启,而你不必阅读或观看任何东西。这一模式推动用户去制作内容,而不仅仅是消费内容。Snapchat也首先尝试了竖向视频拍摄,因为用户通常竖着拿手机。这与以往的横向视频截然不同。

2014年,斯皮格曾对Re/code表示:“重要的是开发带情感的产品。桌面电脑关于工作。而你手上和口袋里的设备应当令人感觉有趣、友好,或是舒服。”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斯皮格的做法一直是对的。Benchmark Capital合伙人、Snapchat董事会成员米奇·拉斯基(Mitch Lasky)表示:“Snapchat最大的特点之一在于,他们愿意尝试许许多多产品。斯皮格有许多有趣的概念,他并不害怕将这些概念都呈现出来。如果概念效果不佳,那么就这样。”

Snapchat的另一名董事会成员、索尼娱乐CEO迈克尔·林顿(Michael Lynton)在今年2月Code Media的舞台上也对斯皮格有类似的称赞。他表示:“我并不认为,人们会意识到,这些成功的背后有多么困难。”

即使某些事未能取得成功,但对Snapchat来说仍有帮助。2014年秋季,斯皮格拜访了匿名消息应用Secret,并考虑收购该公司。不过,他愿意支付的价格不到Secret估值1.2亿美元的一半,因此这笔交易未能成功。在不到一年之后,Secret就宣布倒闭。

斯皮格已经把握住非常火爆的趋势。数据证明了这一点。多名消息人士表示,Snapchat的日活跃用户数约为1.3亿,而这一数字在一年前还不到1亿。而在月活跃用户数方面,Snapchat也在追上Twitter的3.1亿。根据comScore的数据,在美国,近65%的18至24岁年轻人使用这款应用,高于3年前的24%。无论在桌面端、移动端,还是电视和印刷媒体上,这都是对广告主而言最重要的人群。

Snapchat仍在继续发展。根据App Annie的数据,整个4月,在美国版iOS App Store中,Snapchat的排名超过了Facebook的每款应用。4月24日,Snapchat成为了28个国家下载量最大的应用,这一数字几乎超过Facebook、Messenger、Twitter和Instagram之和的一倍。

成为“伟大的埃文”

如果想要理解斯皮格对隐私保护的重视,那么可以看看他被互联网终结的个人生活。这意味着很多,尤其是对25岁的年轻人来说。

当斯皮格还在加州圣莫妮卡上Crossroads私立学校时,他的律师父母就决定离婚,这导致他个人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曝光在没有保护的法律文件中。

在2013年声名鹊起之后,记者们开始研究这些文件。他们发现了斯皮格“奢华”生活的细节:他每周可以领250美元的零花钱。由于父亲不愿满足他的要求,给他买一辆全新的宝马,因此他搬去母亲那里以示抗议。母亲给斯皮格租了一辆7.5万美元的汽车。他不习惯于别人对自己说“不”。

斯皮格的名气随着Snapchat一起发展。人们开始关注他和谁约会。最开始是一位模特,而后来又有传闻说是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

在《LA Weekly》曝光了斯皮格父母的离婚案记录之后,Gawker公布了斯皮格在斯坦福大学期间发送的一系列令人尴尬、充满性别歧视的电子邮件。同年,索尼影业遭到黑客攻击,导致迈克尔·林顿的许多邮件泄露,而林顿与斯皮格保持着密切沟通。邮件显示,斯皮格在许多重要事情上都瞒着董事会,甚至也包括融资决定。

消息人士表示,斯皮格总是希望保持私密,而个人信息的泄露和曝光更加重了他的这种态度。在索尼影业遭到黑客攻击后,他在分享至Twitter的一则消息中表示:“让试图捧起我们,又毁掉我们的人了解我们究竟是谁,这不公平。让他人窃取我们的秘密并公开,这也不公平。”这条Twitter消息已经连同斯皮格的其他消息一起被删除。

斯皮格拒绝为这篇报道接受采访。Snapchat也没有提供任何高管可供采访。

我们与十余名斯皮格的同事和熟人进行了交流。我们所知道的是,斯皮格是一位很苛刻的老板,尤其是对那些来自以开放和宽容著称的硅谷公司的员工。

Facebook、Twitter和谷歌等科技巨头会定期举行全体员工大会。这样的大会通常探讨重要的业务计划和产品路线图。在新应用发布之前,员工往往可以提前试用,而企业高管会登台回答员工的各种问题。

Snapchat很少举行这样的全体员工大会,而这样的大会通常是为了宣布某人的生日或入职纪念日。Snapchat高管很少会公开回答问题,也不会讨论未来的产品。许多员工都需要通过媒体才知道公司又推出了一款新产品。

Snapchat的办公室布局也反映了斯皮格对隐私保护的重视。Snapchat在Venice Beach有多栋独立的办公楼,这些办公楼将不同团队和项目分隔开。

无论是在职员工还是前员工都认为,在Snapchat,只有你必须知道某些信息时,那么你才会知道这些信息。斯皮格喜欢在公司附近边散步边开会,这是由于这样做的私密性很好。行走在人群中时,谈话很难被他人偷听。

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很多人。过去两年,斯皮格团队的多名高管选择了离职,而许多人的任职时间还不到18个月。其中最著名的是首席运营官艾米丽·怀特(Emily White)。她来自Instagram,但在供职一年多后就选择了离开。销售负责人迈克·兰达尔(Mike Randall)在入职7个月后离职,而人力资源总监莎拉·斯柏林(Sara Sperling)仅仅干了6个月。

多个重要职位,例如销售负责人和企业传播负责人,已空缺超过6个月时间。

所有一切都需要经过斯皮格,他的意见才是最终意见。根据前员工的回忆,斯皮格曾在最后时刻一票否决某次广告合作。斯皮格带来了恐惧感,即员工随时有可能被解雇。让他恼怒的最简单办法就是向他推荐某些概念和项目,但仅仅是因为在其他地方曾行之有效。斯皮格希望有不同的方式。

一名了解斯皮格多年的消息人士表示:“当你加入Snapchat时,你就是在为埃文工作,而不是去指导他。”

斯皮格也知道,他仍在成长中。他在去年的Code Conference大会上表示:“我还不是优秀的经理人。我试图成为优秀的领导者。对我而言,这一过程并不是如何成为伟大的CEO,而是如何成为伟大的埃文。”

消息人士表示,成为“伟大的埃文”需要持续的好奇心。斯皮格喜欢吸取他人的经验,从他人那里获得自己感兴趣的信息。他的导师们包括软银的尼克什·奥罗拉(Nikesh Arora)、Twitter的杰克·多西(Jack Dorsey),以及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在Snapchat获得成功的高管通常都与斯皮格关系良好。除企业战略负责人伊姆兰·汗(Imran Khan)之外,没有其他高管在Snapchat之外有公开信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意为之。

关于斯皮格的控制欲,支持者常常提到乔布斯。乔布斯在经营苹果的过程中也不采用民主的形式。如果这种方法对乔布斯行之有效,那么为何对斯皮格不行?或许并非巧合:斯皮格的办公室中有一张乔布斯的画像。

关于好莱坞的梦想

斯皮格在硅谷求学,但他的家却在洛杉矶。他喜欢沿着海岸线飞直升机。他喜欢设计,并对高端时尚业很感兴趣。斯皮格在LV的一场晚宴上认识了女友,即超模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他随后又为意大利版《时尚》杂志拍摄了照片。

他非常了解反传统的含义。例如,在公开露面时,他常常有意穿着普通的毛衣和T恤。在去年出席Code Conference大会时,他穿了一件来自James Perse很普通的大码V领T恤。关于这件50美元的T恤,他对《GQ》杂志表示,这是他从高中开始的必备品。

斯皮格也将洛杉矶视为创业之地。硅谷公司通常开发平台,而斯皮格希望打造一家媒体和娱乐公司。

一年半之前,他将应用中的完整一块提供给了ESPN和《Cosmopolitan》等发行商。这也解释了,他为何希望收购一家音乐厂牌,以及为何与体育赛事权益所有者NFL和NBC签订合作协议。(斯皮格本人并不关心大部分的职业体育赛事,他会玩滑雪板,在成长过程中也打网球。)

这里的关键在于,斯皮格期望开发的并不仅仅是一款消息服务,也需要有乐趣,带来娱乐元素。斯皮格表示:“这意味着,在用户等待好友回复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向他们展示可能喜欢的内容。”

对Snapchat来说,好消息在于,该公司最擅长的一件事,即视频,与这样的战略不谋而合。Snapchat用户目前每天消费100亿条视频,高于1月份时的70亿条。该公司的核心赚钱工具,即围绕现场活动的Live Stories以及Discover版块中的发行商内容,都极为依赖视频这种形式。

对视频的专注也是Snapchat常常被拿来与Facebook做对比的原因。近期,Facebook也专注于视频,尤其是来自发行商和大品牌的高质量视频。

去年5月,知名风险投资家、Facebook早期高管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给出了Snapchat的另一个类比:“在最坏情况下,他们将成为下一代MTV。而在最佳情况下,他们将成为下一代的维亚康姆。”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Snapchat要如何将对视频的专注转化为持续的业务。该公司的目标是2016年营收3亿美元,这一数字远高于去年的5000万美元。然而,Snapchat仍未提供广告主所需的广告效果指标。通常而言,只有在可以明确衡量广告效果之后,广告主才会定期投入广告预算。

此外,Snapchat还面临着一个小障碍:传统的数字广告完全基于广告瞄准,以及某些时候的再瞄准技术,而信息则来自用户的浏览历史。这正是Facebook和谷歌有能力向用户提供相关程度很高的广告的原因。意料之中地,斯皮格拒绝这样做。

去年夏季,斯皮格对《AdWeek》表示:“我们不会记录用户的太多信息。在这里,我们建立了庞大的业务,但也会尊重Snapchat用户的隐私。”

不过,Snapchat不可能永远都是美国广告界最闪亮的明星。常识告诉我们,或许很快斯皮格就需要做出决定,他的公司到底要多么“令人毛骨悚然”。这很可能将是斯皮格自己的决定。

消息人士表示,由于斯皮格希望某天带领Snapchat上市,因此这点很重要。有人透露,斯皮格希望公司于2017年上市。还有人认为,时间可能是2018年或更晚。但也有人认为,如果Snapchat明天就启动上市,那么也不必惊讶。

无论Snapchat将于何时上市,该公司与娱乐和发行行业的关系都将是关键。在洛杉矶,而非硅谷,娱乐业才是王者。

斯皮格在两年前的主题演讲中表示:“我常常与别人谈到科技公司和内容公司之间的冲突。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科技公司将电影、音乐和电视视为信息,而导演、制片人、音乐人和演员将这些视为情感和表达。”

“这样的东西无法被搜索、分类,甚至观看,而只能去体验。”

斯皮格正在给Snapchat带来新的沟通体验。目前,全世界都愿意顺从他的规则。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沉默术士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