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思索集》一黑客的胜利——读《增长黑客》有感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开源思索集》一黑客的胜利——读《增长黑客》有感

异步社区 2017-05-02 18:22:00 浏览1013
展开阅读全文

本节书摘来异步社区《开源思索集》一书中的第1章,作者: 庄表伟 责编: 杨海玲, 更多章节内容可以访问云栖社区“异步社区”公众号查看。

黑客的胜利——读《增长黑客》有感

开源思索集

q6

增长黑客

这本书在写的时候,我就知晓,只是一直没有去看。作者是我在盛大创新院的前同事,所以在出版之后也很高兴收到了寄来的赠书。简单翻阅之后,就大为喜欢。只不过,我与大多数人喜欢的理由,大不相同:

也许90%的人,是因为这本书在讨论“增长”,而我却是因为这本书在讨论“黑客”。也许90%的人,会非常喜欢这本书干货满满的“案例”。而我却很遗憾,这本书对于“术”讲得太多,“道”却讲得太少!
什么道?当然是黑客之道!
黑客文化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1年,那一年麻省理工学院(MIT)终于得到了第一台PDP-1计算机。学院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Tech Model Railroad Club,TMRC)的信号动力委员会(Signals and Power Committee,S&P)把它作为最时髦的科技玩具,并由此产生了许多程序设计工具、术语和整个文化氛围——这些,直到今日我们仍然依稀可辨。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在《黑客》(Hackers)的第一部分中详细地记录了这段岁月。

——《黑客道简史》E.S.R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黑客就是一帮搞计算机的高手。但事实上,E.S.R在另外一篇文章里,有很清楚的表述:“黑客的思维方式并不仅仅局限在软件黑客的文化圈内。也有人用黑客态度对待其他事情,如电子和音乐方面——其实你可以在任何最高级别的科学和艺术活动中发现它的身影。软件黑客对这些领域的践行者尊重有加,并把他们也称作黑客——有人宣称黑客天性是绝对独立于他们工作的特定领域的。” 

——《如何成为一名黑客》
那么,黑客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1. 渴望了解世界,更擅长“深入”地了解世界
    为了能够了解世界,他们愿意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小时候,他们会拆玩具,拆闹钟,拆掉各种玩意。长大以后,他们会渴望阅读源代码,并且痛恨一切闭源的行为。

所以,如果有一扇门是关着的,那对黑客就是一种挑战。而如果这扇门上了锁,那简直就是对黑客的侮辱。

  1. 痛恨无聊、乏味、低效,鄙视蛮干与蠢干
    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蠢货,而最糟糕的那种:就是强迫他人和自己一样愚蠢,并保持愚蠢的家伙。

在黑客的文化中,干成一件事,并没有太了不起。重要的是,手法必须巧妙,甚至能够给人带来观赏的乐趣,这样的成就,才能被称之为“Hack”。

  1. 死理性派
    大多数黑客都是典型的理工男。当然,现在也许女黑客也有一些了。这些人,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非常理性,甚至较真。哪怕是在讨论那种“明显是幻想域的问题”,他们也会以严谨的形式,罗列出前后逻辑一致的一大堆证据。

对于这种死理性派来说:数据和逻辑,是他们最喜欢的武器。

推荐一部电影

q5

我是谁: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

这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具有可信度的黑客电影。其中有一段情节,是那群人通过翻找垃圾堆里的明信片,然后找到了一个爱猫的目标对象的邮箱。然后再发一封萌猫的邮件包含一个钓鱼网站,再由此而植入木马……

这背后的逻辑,是“基于对人性的深入了解,进而找到了一个系统的漏洞”。这恰恰是最为典型的黑客的思维模式。只不过,应用于社会学的领域了。

在这部电影中,这种手法被称为“Social Engineering":

“人不能总藏在他的计算机后面,最大的安全漏洞并不是存在于什么程序或者服务器内,人类才是最大的安全漏洞。”
“所有黑客手段中最有效的、最伟大的幻想艺术——社交工程学。”
那么,这些与增长黑客有什么关系
增长黑客,其实就是一群黑客,接到了一个“增长类”的任务,然后漂亮地“hacked”而已。

在书中的很多例子,都有这样一些要素:“数据驱动、用户心理、巧妙的手法、惊人的成效”。

如果我们阅读这本书,就是去学习这一堆一堆的案例,那简直就是买椟还珠,难免会有邯郸学步的危险。更加应该探寻的,是为何他们会干得这么漂亮?以及,如何才能在今后千变万化的市场中,不断地创造新的增长奇迹?

成为一家“黑客友好型”的公司,甚至成为一家“以黑客文化为主导”的公司,是唯一的方法。难以想象,我们可以给一个家伙,冠上“Growth Hacker”的头衔,他就自然会为公司带来惊人的增长。如果这个公司,根本没有供“黑客文化生长的土壤”,我们只会看到一个又一个“Copy To China”的愚蠢案例。

如何建立“黑客型组织”

  1. 规定目标,不规定动作
    我们会设立目标,甚至设立看起来完全不可能的目标。但是:想要完成这样的“不可能的任务”,就不能规定任何“标准动作”——当然,违法的除外。
  2. 限制规模,不限制角色
    从来没有听说过,上下共有6~8个层级,等级森严的大型组织,会具有黑客型的气质。小团队,扁平化,是孕育黑客文化的关键土壤。在这种团队里,每个人都可能会承担一种以上的职责,甚至在必要时,每个人都能够补上他人的缺口。
  3. 崇尚实力,不崇尚权威
    没有谁肯定是对的,除非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没有谁高人一等,除非他确实强悍到近乎无所不能。

正如成为“黑客”的关键要素之一,是得到其他“黑客”的承认。一个黑客型组织的关键要素也包括:每个人的能力,都能够得到其他成员的认可。

结束语:以黑客的方式来创业
这段时间,越来越流行的一个词,叫做“精益创业”,在我看来:所谓“精益”,无非是死理性派的黑客们,在创业时的必然选择罢了。
**
当然,这个话题又太大了,就此打住……**

最后,胜利属于黑客

q4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异步社区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