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之禅》一一3.2 “职业倦怠”综合症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程序员之禅》一一3.2 “职业倦怠”综合症

异步社区 2017-05-02 13:45:00 浏览1873
展开阅读全文

本节书摘来自异步社区出版社《程序员之禅》一书中的第3章,第3.2节,作者:【德】Christian Grobmeier,更多章节内容可以访问云栖社区“异步社区”公众号查看。

3.2 “职业倦怠”综合症

程序员之禅
在写作本书时,“职业倦怠”(burn out)综合症在德国是经常讨论的话题。从根本上说,它描述了因劳累、疲倦或类似的原因导致的某种类型的崩溃。如果你有过同样的经历,就知道这种疲惫程度是健康人无法想象的。它会导致抑郁症,极端情况下会导致自杀。诊断这种疾病不容易,正因为如此,一些人认为根本不存在“职业倦怠”综合症。

3.2.1 确实存在职业倦怠症吗
有些人说,那些抱怨崩溃的只是些是懒人,他们肯定不是生病。这些人将它与自己很多年前的经历进行比较,惊讶地发现,自己以前也是这样工作,但从未听说过什么职业倦怠症。

另外一些人之所以感到疲惫,确实只是需要休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工作后,这些人将疲劳称作职业倦怠。有时候,他们仅仅是因为太累了,连出去喝啤酒都懒得去。

但有些人我认为确实患了职业倦怠症。如果你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很可能已经没有任何精力或时间来讨论自己的问题,更会去担心如何度过每一天。有一些人终于努力摆脱了这种痛苦煎熬,将那份经历写成书。可以想象,必然是段可怕的经历。

在前面我们看到,对职业倦怠症的诊断是困难的。医务人员怎么能够区分一般的疲惫和职业倦怠症呢?既然后者被认为是一种心理疾病,如何将其同其他疾病区分开?职业倦怠症未必一定会表现出抑郁行为或其他症状,甚至当一个人努力工作时也可能患上上述症状了。事实上,的确很难诊断一个人是否患上了职业倦怠症。如果某种病是由细菌引起的,这可以确诊,但像这样的心理疾病?这就是为什么职业倦怠症不为很多人相信的原因。在日常谈话中误用该术语也许是另一个原因。

我还乐意提到DSM-V,即由美国精神病协会(APA)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它基本上是一个分类系统,用于诊断ADHD或暴饮暴食之类的症状。值得注意的是,职业倦怠症仍然没有定论。换句话说,尚不存在识别职业倦怠症的标准方法。

虽然我不是专家,但你可能想知道我坚信职业倦怠症是一种既存疾病的理由。我之所以持有这种观点,是因为在工作之余我开始研究心理学,并且对心理学的一般工作机制感兴趣。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献有很多,其中一些属于科学层面的论述,如果希望了解更多的知识,你应该阅读那些书籍。

3.2.2 导致职业倦怠症的基本因素
职业倦怠并不局限于高层管理人员,每个人都可能患上。有一个案例记录,一个牧羊人放牧二十年患上了职业倦怠症。虽然患上的是职业倦怠症,但报刊杂志常称之为“疲劳综合症”。

作为一名软件程序员,存在很多致病因素,其中很多与之前提到的有联系。

马蒂亚斯·布里奇是一位德国科学家,他写了一本关于职业倦怠症的伟大的著作(Burisch,2006)。他在德国家喻户晓,其研究表明,职业倦怠根源于错乱的工作时间、即刻的工作搞定、紧迫的任务期限,还有竞争。程序员对这些都非常熟悉,但实际上,布里奇几乎研究了所有职业群体。

他还提到,有人在令人疲倦的环境中工作,但并没有遭受职业倦怠症的困扰。例如,与在其他地方工作的护士相比,在重症监护病房工作的护士反倒更不容易患上职业倦怠症。为何有此差别?

布里奇推断,职业倦怠是一种结合了多种因素的复杂的综合症。不是每一个紧张的环境都必然会导致职业倦怠。而且每个人应对处境的方式不同。在同一环境下,一个程序员可能遭受职业倦怠症,但另一个程序员却可以应付而不出现任何严重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第二个程序员可能会认为第一个程序员不够坚强。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因为它可能是多种因素交织而导致的问题。除了所面临的一般问题,第一个程序员也许还承受着别的社会压力。

根据布里奇的研究,以下因素可能会导致职业倦怠症。

超负荷工作。

失去控制。

回报很少或没有回报。

判断力故障。

很少有公平或不公平。

伦理冲突。

这些在前面已有体现,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3.2.3 事实
忽视时代变迁,往往是IT管理者在讨论职业倦怠症时的常见反应。有人说:“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也工作这么长时间。”另一些人说:“他们只是懒惰罢了。”在德国,一些IT管理者指出其他国家没有人患这种疾病,因此职业倦怠症一定是虚构的。

在职业倦怠症方面,真能将X国与Z国进行比较吗?德国有一个庞大的医疗保健系统,每个人都能获得足够的食物和水。一个最大的问题不过是气候逐年变糟罢了。在非洲则是另一种情形。那里到处是饥饿,缺乏工作机会,甚至无法保证洁净饮水的供应。要是一个人还在为饮水发愁,可能就不会在意职业倦怠症这样的问题了。

几年前,有一家德国报纸头条报道:“日本已经倦怠了吗?”作者提到,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感到职业倦怠。我的判断是,具有较高工业化标准的富裕国家有更多的时间和资源来对付这种疾病,包括识别它们。这并不意味在其他国家不存在这种疾病。我坚信德国也有。

德国Focus杂志发行量很大,覆盖受众广泛。该杂志发表了一些有趣的统计数据(Gebert,2010)。1993年,大约30%的伤残的致因是肌肉骨骼疾病。到了2008年,这个因素下降到15%。相反,心理疾病因素则上升到35.6%。这些数字表明,二十多年来,我们的工作性质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篇文章中,一位心理学家解释,我们的工作结构变得远比过去复杂,但并非每个人都能适应这些工作。

二十年前,智能手机等一些数码产品还未出现,现在,这些玩具耗费了我们大量的业余时间。程序员总是被希望熬夜学习新东西,跟上时代要求。我们需要学习不同的操作系统,不同的社交媒体工具,阅读编程书籍。除了这些,一星期至少需要工作四十小时。大脑中的信息将我们淹没,使我们无法得到休息。

报纸还报道过许多连环自杀(Kläsgen,2010; BBC,2012)。在法国电信,2008年和2009年有超过三十起自杀案例被记录,平均每个月至少有一例。我们能够看到这个统计数据的简单原因是,在法国自杀被算作工伤事故,而在德国并非如此,所以德国这方面的数据无人知晓。

DAK的《汉堡卫生报告》提供了更多的数据(DAK,2010)。DAK是一家德国健康保险机构。数据表明,心理疾病是目前休病假的第三大原因。每个病人平均休病假25天左右。约7%的汉堡市民因心理疾病年休约五周病假。

2012年的年度压力报告也不乐观(Lohmann-Haislah,2012)。自2006以来,雇员最大的心理问题包括多任务处理(58%)、过于紧迫的期限(52%)和频繁重复的任务(50%)。超过44%的员工表示自己经历过不间断的干扰。

3.2.4 职业倦怠症的五个阶段
工作与生活要平衡,这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你需要保持健康,当你是一个团队的领导者时,还要对团队负责。病假会让你损失大量的金钱和时间。

如果有以下状况出现,你就应该小心了!

工作占据了你生活的中心位置;

你将自己与他人隔开;

你变得愤世嫉俗;

你易与他人发生冲突;

你患有抑郁症。

这个列表被称为职业倦怠的五个阶段。要是你听说某位同事突然不踢足球了,或者再也不出门,你应该为他担心了。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异步社区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