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之禅》一一1.1 我如何学习打坐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程序员之禅》一一1.1 我如何学习打坐

异步社区 2017-05-02 12:00:00 浏览1809
展开阅读全文

本节书摘来自异步社区出版社《程序员之禅》一书中的第1章,第1.1节,作者:【德】Christian Grobmeier,更多章节内容可以访问云栖社区“异步社区”公众号查看。

1.1 我如何学习打坐

程序员之禅
很多人问我为何禅修。答案非常简单:生活失去了乐趣。我经常胃痛,而且容易感冒。我的闲暇时间都是跟同事饮酒度过的,这看起来很正常,其实不然。直到有一天,我决定换一种生活方式,虽然我并不知道究竟哪儿出了问题。

还是从头说起吧。

1.1.1 最初的那些年
我起初是个牙科技师,对这份工作也乐在其中。得到这份工作并非一帆风顺。在学校时我对这个专业并不太感兴趣。十二岁时,我喜欢摇滚乐,梦想有朝一日成为摇滚巨星。一个人如果花半天时间打鼓,剩下的半天还想着歌曲,就不可能有多少时间学数理化了。渐渐地,我的头发越来越长,不知不觉就到了求职季。没有几个老板想雇用一个脑子里只有音乐的“披头士”,但我的前任老板却这么做了,时至今日我仍对他感激不已。如果德国政府没有改变医保政策,我仍然会是一名牙科技师。与从前相比,在过去的几年里,德国的医保福利越来越糟。

在我最初从事牙医工作时,健康保险会支付医疗费用的一部分。自然而然,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拥有洁白亮丽的牙齿。但是当政策改变后,医保不再为大多数牙齿问题的花费买单。很多人开始省钱,要么只买最便宜的医疗方案,要么根本不关心自己的牙齿问题。这个医改方案让我付出了工作的代价,因为我太年轻,也没有什么经验,很多老板只留下经验丰富的员工并降薪。

那时有很多人丢掉了工作。对于德国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经历。德国人习惯于加入一家公司并在那里工作50年,直到退休,或者直至死亡为止。

因此,我成了二战后德国第一代意识到工作不再有50年保证的一员。我需要做些别的事情,但毫无头绪。1998年,我成为一名公务员。当时每个人都在谈论Windows 95/98,终于我也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PC。这是一个又老又慢的“箱子”。我用Word写了些文档,并开始了解互联网。在孩提时代,我在一台Commodore C64家用电脑上用Basic编写过程序,因此萌生了为自己的乐队建个网站的想法。我们已经有了宣传海报和音乐样带,我猜如果有个网站将会更酷。我想FrontPage对我一定有帮助,于是开始学习。

但事实并非如此。FrontPage并不好用。有人告诉过我如何自己动手开发网站。我再次感受到了编程的兴奋,就像初用Basic那样。我学会了HTML,这象征着我的职业编程生涯的开始。两个月后,我就发布了两个网站。第一个赚了钱并深受好评,第二个夭折了。客户希望网站具有流媒体视频和安全登录功能,这对我来说太难了,已经超出了我当时的能力。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卖了一个网站,也发布了自己乐队的官网。

我知道自己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为了缩短网站开发周期,我学会了PHP。我开发了一个小型网络音乐杂志,并尝试寻找一份程序员的工作。当时每一位老板都在招程序员,而且大部分老板也不在乎你是否上过大学。如果你知道HTML是何物,你就是老板要找的人。对于一个对数理化毫无头绪的长发男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不久,我在一家伟大的公司获得了一个美差。我很幸运,因为那里的人并不太在乎我不懂什么,他们更关心我已经懂了什么,并向我解释其余应该懂的。通过这种方式,我学会了Java、正确的编程方式、设计模式以及SQL等。Tomcat 3很快就成了我的好友。

自此,我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作为一名实习生,我的待遇还不如初级程序员,收入极其微薄。我所有的收入几乎都花在了上下班路途的汽油费上了。但我还得吃饭。所以我承接了一些在晚上和周末能赚到外快的项目。就这样,我早上6点起床去做白天的工作,下午6点回家开始晚上的工作,一直干到半夜甚至更晚才睡觉。没有周末,没有娱乐,当然也没有音乐。每周我都设法驱车150公里回到家乡跟我的乐队玩一次。除了我自己,大家都清楚这种状况不能持久。

我像一个自由职业者那样辛苦地工作。曾经有位客户,为我带来了所有的工作。不幸的是,该客户由于个人财务出了问题,失去了付款能力,突然停止付款给我。我当然抱怨不已,这太不走运了。我需要专家的帮助讨回血汗钱,这都是几个月后的事了。在处理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我无法找到新客户。这让我倍感痛苦,因为我不仅要支付房租,还要填饱肚子。那段时间我疲惫不堪。好在女友借给我一些钱,让我节衣缩食地维持好一阵子的生活。就这样,我终于成功完成了培训,并通过结业编程考试,成为一名饥饿的程序员新人。

然而,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我曾希望在自己实习的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未料该公司却破产了,我不得不再次寻找新工作。

1.1.2 我为之付出一切的工作
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感觉吗?失业,身无分文,而且冰箱空空如也。用“恐慌”一词都难以形容,但这种感觉真真切切地折磨着我。我对未来忧心忡忡。我希望永远摆脱困境。到了该获得一份可以美化简历的工作的时候了,我最终跟一家大咨询公司签了约。

我做的第一个项目在法兰克福,去那儿要花六小时的车程。每周一清早我乘火车去那儿,经过六十多个小时的工作后,周五吃完午餐后返回。周六我要在床上睡很久,行为举止像个僵尸。星期日没法儿放松休息,因为我不得不为下周的工作做准备。

这个项目是团队众所周知最差的一个。项目组八十名成员试图力挽狂澜,但项目混乱不堪,复杂至极。我们幻想能够清理代码,也付出了努力。我们修改了一个巨大的系统。在这个过程中,一不小心就会破坏代码。大家精神高度紧张,一些人在工作时开始表现得像个白痴。

每一行代码都夹杂了很多个人情绪,似乎试图告诉同事,自己不过是在尽力编写糟糕的代码。大量的开发者离开了公司。但我不能。我不得不留下来。我相信你在一家公司至少待两年才能认真对待工作。

在清理工作推进的过程中,项目人员发生了变化。团队规模变小,大家沟通起来容易多了。毕竟,我们现在是一个和谐的团队了。我们的工作仍然很多,但是当工作到很晚告一段落后,我们会出去喝两杯,吃些美食。在经过漫长的一天工作后,把自己灌醉可以不再觉得是在高压下工作的码奴,而会感觉自己更像是可以拯救世界的摇滚巨星,只有自己才能拯救公司和同事。特别是,当公司高层为你买单时,那种感觉更加强烈。

像这样过了两年后,我忽然感到疲倦不堪。我的工作不再有乐趣。我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编码摇滚明星了。我的乐队也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我不再有能量让乐队保持活力,也失去了灵感。有时下班后我会在寄宿的酒店编写开源软件。经过一天14小时的工作后,如果有足够的啤酒,我还可以再挤出几个小时。但我不再有精力搞音乐。我已经没有时间进行排练,创作新的歌曲,或者去巡演。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旅行激情。我只是对能回家上床睡大觉谢天谢地。我的乐队在维持11年后终于散伙,大家也没什么来往了。

每天早上当我等火车时,我都会扪心自问:这就是生活吗?这太可怕了。我费尽千辛万苦成为受人尊敬的团队一员。我为自己不认识的人设计程序,在项目完成后,我就成了历史。虽然我不再受金钱问题所困,生活由工作和啤酒构成,但没有艺术,也没有音乐。也许这对某些人来说不算什么问题,但我不想这样度过余生。

有一天,我的项目组决定搬到慕尼黑。这儿离我的住处近多了。我以为一切会变得好起来,但事实并非如此。我更加早出晚归了。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再次降临。如同在隧道的尽头无法看到任何光明。生活只是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我的生活亟需改变。虽然我能意识到这一点,但不知道该如何做,也不知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我的意思是,很多人都那样过。白天上班,晚上喝酒,循环往复。我想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天早晨,我想起自己十四岁时曾尝试过静坐冥想。那时有一位朋友借给我一本书,这是他从他的父母那里借来的。朋友说,这是一本关于冥想的书,也许有助于增强我对学业的热情。我尝试了一下,确实很酷,但对我的学业并无帮助。

某日清晨,我早早地醒来。在那段时间,我和同事都在努力工作,以至大脑根本无法真正放松。我梦中都在编写代码。清晨5点,我走进客厅,推开窗户,清新的微风拂面而来,空气中带着梦幻般的味道,因为此刻还没有车水马龙。在这静谧的清晨,鸟儿开始欢唱晨曲。不知不觉,我想起了朋友的书,便坐在地板上,开始凝视自己的影子。我的目标是停止思考一会儿,但却无法控制自己。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这并非我的本意。在我的脑海中,上司在喋喋不休,比鸟鸣更嘈杂,不过,没过多久就安静了下来,鸟儿的歌声成了唯一的噪音。

就在那一天,我买了两本关于禅的书。有很多关于“冥想”的书籍,讲的都是“灵修”、“玄想”或“宗教”。但是,我只是一名程序员,并不想接受一种新的宗教,我只是希望了解冥想,希望自己脑袋中不再喋喋不休。

幸运的是,我很快就认识到禅并非神话,也无关崇拜。这就是我为何能深入研习的原因。我阅读了那些书,也喜欢它们。但是这些书对我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禅是一种修习,只有修习能帮助我。在这本书中,我已经介绍了我最初的修习方法。同时,我希望进一步参禅。它彻底改变了我的思维,但在此处你不会看到。我会告诉你,当脑袋快爆炸时我做了什么,希望对你也有帮助。无论你是否坚持那么做,都不关这本书的事。除了禅宗史上的几句至理名言,你将会看到,我并不要求你改变自己的信仰。

就这样我发现了禅。我换了一家公司。过了一段时间,我再一次疲惫不堪。花了我好几年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我一度认为工作违背了自己的商业道德。于是我的内心发生了一些改变,我的禅修之花开始绽放。

2010年底,我辞职了。在拒绝掉几个高薪工作机会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公司(Time & Bill 1)业务和从事的一些自由职业赚的钱比给其他公司打工赚得要少。但我大多数时间都在家工作,而且能够看到孩子的成长。这是任何其他人无法支付给我的。

经过了漫长的黑暗时光,我终于重新控制了自己的生活。我还是工作60小时,但不再有任何抱怨。我不再自怜自艾,能够心平气和地对待所有的事情——好的或者不好的(至少我会努力这么做)。我已经认识到,并非过去发生的所有坏事都与工作有关。

但我还认识到,生活中有些事纯粹是浪费时间,本可以避免。

这就是我的故事,至少是一部分。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一些历史。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异步社区
+ 关注